其實最大的問題好像已經出現了,就是這兩人有攻的本錢,可是也很有受的潛力……
嗚……乾脆都給我好了<毆>


諸葛亮房

「趙將軍,」諸葛亮回過頭來,對他微微彎下身,「辛苦你了。」夜色的眸子對趙雲流露出感激。

趙雲趕忙單膝跪下,「雲不敢,這是雲該做的。」

諸葛亮搖搖羽扇,「也許……有救了吧……」

趙雲看著突出此言的諸葛亮,他不懂為何軍師會說出這樣的話,而……軍師看的一向比任何人要來的深……等、等等!趙雲似乎發現了這件是有什麼蹊蹺。

正想詢問時,「將軍!將軍!不好了!張將軍硬要闖進您的房間!」趙雲的副將匆匆忙忙的撞開門說道,隨後趕忙跪下,「軍、軍師,屬下失禮了。」

「不礙事,趙將軍快去看看吧!」

「是。」趙雲便往自己的房間飛奔而去。

一到了自己的房前就瞧見三兩名士兵正苦苦的阻擋張飛的進入,虎背熊腰、高大魁武的張飛持著八呎長矛怒吼道,「你們讓開,讓俺宰了這龜孫子!」一旁的關羽及馬超也一副同仇敵愾的模樣。

「張將軍。」

趙雲一上前,張飛果然就衝著他大吼:「子龍,讓俺進去宰了那小子!」

「恕雲難從。」

「子龍,你想反我大哥?」關羽鳳眼微睜,可趙雲卻絲毫不讓步,「這是軍師的命令。」諸葛亮早已明令不准殺曹丕。

「既然如此,那也沒必要將他帶到這來吧!把他跟張郃等人一起關入大牢豈不更好?」馬超難掩對曹丕的敵意,不僅僅是因為曹家滅了他馬家,還有……他憑什麼讓趙雲這樣護著他!

趙雲聞言怔愣住了,他不是沒想過這件事,而是……他還欠曹丕一個人情……不!嚴格說起來是欠他一條命……

「總之,這事是由軍師做主,雲不奉陪了。」他走向房門,對堅守的士卒說:「除了我和軍師,其餘人等不得進入。」

「子龍!」張飛大叫一聲。

趙雲沒有回身也沒有答話,只是停頓了一會便走了進去。

士卒在趙雲進入後關上房門,聽命的守在兩側,關羽和張飛見狀沒輒,兩兄弟互看一眼,怒氣沖沖的往諸葛亮房間而去。留下的馬超則仍佇立在門外,他隱約感覺到剛剛趙雲的行為裡似乎包含了自己的私心……

「趙將軍……」房內一直守候在曹丕旁的軍醫見到進來的趙雲不禁鬆了一口氣,聽見剛剛外頭的喧鬧,深怕張飛將軍真的會這樣闖進來。

「他……還好嗎?」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曹丕,不禁想,古人有句話說的可真妙:風水輪流轉。

光裸的精健上身纏上了厚厚的繃帶,就如同三年前他給的,沒想到三年後他還送給他。

軍醫沉默了一會,「雖然他是敵人,可是屬下還是不禁由衷佩服他。」為曹丕蓋好被子,「其實他身上的只是普通的皮肉傷,沒什麼大礙,問題是……他應該病了好些天了吧!如果再晚些救治也許他就真的會……」

「病了……好些天?」

「是的,依屬下來看他至少已經高燒了三、四天,沒想到重病的他居然還能帶兵、身先士卒,諒屬下說句實話,饒是我蜀漢也沒幾人能做到這樣吧!」軍醫起身,「屬下方才已經喂他喝過藥,屬下先告退了。」

趙雲點點頭,軍醫轉身離開。

盯著那張異常潮紅的臉龐,回想起一個時辰前的事,原來是這麼回事……所以你才躲不過那一槍的,是嗎?

曹丕緊皺著英氣的劍眉,原本乾澀的粉色薄唇被他呼出的熱氣沾染了些水氣而成了漂亮的淡紅色,口中喃喃的似乎在說什麼。目光順勢而下,一個接近頸項的右肩上的淡淡傷痕引起趙雲的注意。

趙雲愣了下,那是……

一個咬痕,而且不是最近才留下的。

下意識的,他伸手輕輕撫過那道傷痕,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那痕跡是怎樣留下的,他不禁苦笑,人果然在瘋狂的時候會做出驚人之舉啊……

三年多前留下的咬痕還在,可見他當時幾乎要將曹丕身上那塊肉咬下來。可就算當時自己已沒了理智,但還是清楚的感覺到他當時溫暖的擁抱跟低沉安慰的耳語。

「如果你沒趕到,雲這一生大概就完了吧……」他低低的說。

猛然驚覺自己一直盯著男人看的趙雲,發窘的別過頭,最後他走向一旁堆在那被血染成深紫色的衣物,正想傾身收拾時,卻看到了某樣很熟悉的東西……

那是?

蹲下身從裡頭拿出一塊不屬於那套衣物而且原本該是白色的布料,當那隻飛揚的龍繡圖映入眼簾時,他嚇了一跳,這……這不是……

他轉頭看著現在毫無意識的人。


三年前的當陽,曹營

曹丕走了進來,「甄兒,妳先下去吧。」

「是。」

「曹公子有事?」經過幾天的修養後,高燒已退的趙雲坐在床上,而早些天前那句『雲已落在你的手中,要殺便殺。』的蠢話是打死他都不會再說了,憶及那時曹丕為逼他用飯而在他耳邊說出的恐嚇話語,就不禁……

媽的!這傢伙果然卑鄙、下流!真不是君子!

曹丕瞄了他一眼,「你說你不會投降,對吧?」

趙雲露出一抹冷笑,「你想說服我?」打從曹丕軟硬兼施地照顧他的起居開始,趙雲就想到這一層涵義。

但不可諱言的是,在這幾天的相處,他也明白曹丕沒有比他好過,如果不是因為曹操的命令,他早就動手殺他了,更別提會做這些看照他的低下工作,倘若換做是自己,恐怕也是幹不來的吧!

曹丕聞言也不加否認,他聳聳肩,「我只是不懂,像你這樣的人為何會去追隨一個什麼都保不住的人?」

「你說什麼!」

「不是嗎?如果他真有能耐的話,你也不會落在我手上了。」曹丕走到一邊倒了一杯水遞給趙雲。

趙雲望著停在半空中的手,猶豫了一會,還是伸手接過了曹丕手中的杯子。

曹丕雙手環胸靜靜地的站著,不發一語,而趙雲也只是手握杯子,沉默再沉默……

「……主公他不受徐州,是個真正有仁德的君主……」開口說話的是趙雲。

趙雲別過頭,「可是曹操……他卻血洗徐州,根本就不將裡頭的百姓當一回事!」憶及那血流成河的一幕,趙雲不禁咬牙切齒,因為出身在邊塞的他自小就深知戰爭的殘酷,對曹操此舉實在心寒。

曹丕聞言卻大笑起來,「仁德?哈哈哈……這樣就是仁德?那我想問,跟著你那自以為人得的主公能有什麼作為?蠢到帶著十萬百姓逃亡的喪家犬而將妻小拋在敵軍陣營,果真是夠偉大的『仁』君啊!如果連自己最親的人都保護不了,還守得了天下人嗎?」

趙雲被他的言語怔愣住,一時之間他不知該如何反駁曹丕。

「常山?你出生的地方?靠近邊塞吧!既然如此你應該明白天下不統,百姓就永遠生活在火熱之中,這道理用不著我說,你也比我更清楚。」他看了看趙雲的表情,「說白一點,百姓可不管當家的人是誰,只要他們能溫飽就夠了。」

趙雲內心一震,他無法否認曹丕最後一句話,因為那是事實。

自從曹操施行了屯田制,有多少人自願依附曹操,是僅僅因為曹操挾持皇帝嗎?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讓百姓有了安頓的地方,不用因為戰亂而流離失所,曹操因為順利的統一北方,這他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是沒有想過想投靠曹操的念頭,只是……

趙雲微蹙著眉頭,曹丕見自己的言論達到目的,輕聲的說:「你是選擇一個只行短暫仁義的主公還是致力將來和平的君主?」

閉上眼,「……我是不會投降一個因為個人仇恨而去屠城的人!」睜開眼後的黑眸清澈無比的看著曹丕。

沒錯,也許百姓是不會在意皇帝由誰來做,可一個皇帝若是為因自己好惡而殺人的人,那麼天下會變的如何?暴君不就是這樣出現的嗎?

曹丕直視著那雙黑眸,「我還是希望你好好考慮。」說完便走出帳房。

這是他第一次對一個人說出他內心的話,到現在他還是搞不懂自己當初為何會對敵人說出這些,就連他最敬重的軍師也不曾說過如此的話語。

他緊握著手中的白布,至今他仍會時不時想起那天的對話,不能說他的心沒有因此而動搖過,甚至還曾沉心思考自己效忠的主公真的如自己心中所想的嗎?

趙雲不禁輕笑了一聲,看來他太高估自己了!沒想到自己還滿容易被人說服的。

他走到床前,凝視著曹丕的臉,「不過,我來是不會改變我的心意的……不會投降曹操……」

「……是因為……父親那件事的關係吧……」細小的聲音從那兩片薄唇中溢出,黑濃的眼睫動了幾下,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便在趙雲的面前緩緩睜開。

「你醒了。」

曹丕虛弱的一笑,「其實……我的話對你……還是有影響的……是吧……」

只可惜……如果不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意外,趙雲很有可能會投降……不過卻也因為那件事,是他跟趙雲之間的敵對關係起了些微的轉變,至今他還不明白這是好還是壞……

「我……不否認……」趙雲偏過頭,不想看見他的笑容,那笑容包含很深很深的痛……「你應該後悔的……當初沒有殺了我……」

「呵呵……那時我是建議父親殺了你,可是父親說他虧欠了你……堅持放你走,所以我才會……」曹丕閉上眼苦笑,「可沒想到,我居然會因為……因為……」

曹丕不願再說下去,就因為那雙乾淨清澈的眼睛,他心軟了……那一刀始終沒有刺下去……

一陣的寂靜後……

「那現在呢?」

「什麼?」曹丕猛然說出的話令趙雲不解。

「現在是否換我說,趙將軍,殺了我吧!」

「……軍師還沒有下令殺你……」

曹丕睜開眼,瞧著側過身去的趙雲,「很像,是吧……跟那時候……」

只不過當時的角色是相反而已,那是趙雲離開曹營的那一天……


當陽‧主帥營

「父親,您真要這樣放他走?」曹丕單膝跪下建言,「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成為我曹大患,為要杜絕,懇請父親現在就殺了他。」

「屬下認為公子所言甚是,請承相收回成命,趁現在殺了趙雲。」夏侯惇與夏侯暈跪在曹丕身後同樣附和道。

曹操沉默了,他也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但會演變呈如今這局面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又何嘗不知道曹丕幾乎快說服趙雲,只是……喝酒誤事,果真沒錯。

「父親,我認為放走趙雲不為您彌補虧欠他的一個途徑,孩兒知道您對趙雲有歉意,那倒不如趁這時候還清,將來戰場相見也不相欠。」彷彿是打算和曹丕唱反調,曹植在一旁建言道。

曹子建!

曹丕瞪著曹植,握緊拳頭,他會不知道趙雲的情況嗎,自從出了那件事之後陪在趙雲身邊的一直是他,他比這裡所有人都明白趙雲是多麼痛恨自己的父親,明白這一切都是父親的錯,可是……為了曹家的將來,他是下了多大的決定。

曹操想了下,「我認為子建說的不錯,這的確不為一個彌補的方式……」

曹丕大驚,「父親,您這是縱虎歸山啊!」

「是啊!丞相,請您三思!」

曹操搖頭,嘆道:「罷了,就照子建說的吧!子建。」

曹植單膝跪下應道:「子健在。」

「今天晚上你就準備準備吧……子桓,你就配合子建做做樣子,讓他走吧。」曹操揮揮手,「夠了,你們都下去吧!」

「是。」曹丕等人一一退出營帳。

一出營帳,曹丕就拉住曹植的衣襟,「你是故意的嗎?」

「你在說什麼啊!二哥,我們都很清楚錯的人是父親,況且父親一直想補償他,這是最佳的機會不是嗎?」曹植拍開曹丕的手,「倒是你,還真是冷血無情啊!」

「你!」

「請您好好配合我吧!二哥。」說完便往自己的營帳走去。

一旁的夏侯兄弟圍在曹丕身邊,看著這位年輕的將領,「公子……」

「我不會就這樣妥協的……趙雲,決不能活!」即使他……為趙雲感到愧疚……他還是要殺了趙雲人是有私心的,在這一刻他決定捨棄他的良心,為了曹家的將來、為了除去蜀漢的一員大將,他決定要犧牲掉趙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N0825 的頭像
SHON0825

小翔的萬年日誌

SHON08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