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趙雲府

 

趙雲獨自一人待在房裡看兵書,直到眼睛感到有些疲憊他才起身褪下自己的衣袍準備入睡,卻無意中從一旁的銅鏡裡看見右後肩的一處箭傷。

 

是那個人留下的。

 

當時……

 

「主母!」趙雲看見在古井旁哭泣緊抱著孩子的美艷婦人,趙雲連忙下馬跪道:「屬下來晚,請主母上馬吧!」

 

婦人沒有起身,一見到是趙雲便說:「趙將軍,請把這孩子平安的帶回他父親的身邊,這樣妾身死也瞑目了。」

 

趙雲自然不願,「主母,屬下步行即可,請主母快上馬。」

 

婦人搖頭,「我已經傷了腳,只會成為將軍的累贅,」她對趙雲一笑,見到她笑容的趙雲心中沒來由的大駭,好像即將有什麼事要發生了,果然沒過多久──

 

「再說,將軍豈能無馬,阿斗就拜託將軍了。」說完便將阿斗放置地上,奮力起身就往古井中一跳。

 

「主母!」趙雲飛身過去,只可惜遲了一步,他閉上眼低嚎:「主母……」

 

「找到了!他在這裡!」

 

耳邊,士兵的呼叫喚回了趙雲的心神,他抱起地上的阿斗,奮力推倒一旁半傾的土牆將古井填平,「您放心吧!雲必將公子平安帶回主公身邊。」

 

他解下戰袍,放下護心鏡將阿斗安置在懷裡,持著銀槍跳上馬,子夜眸子燃起一股彷彿要將眼前這一切將燒毀的火焰。

 

「吾乃常山趙子龍,誰不要命就上吧!」一夾馬腹,駿馬便向前衝了過去。

 

魏將魏兵一個個檔在趙雲的面前,趙雲只要一想到他沒有保護好的主母便紅了眼,見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眼前見的是片片的紅;鼻間嗅的是濃厚、迎面而來的血腥味;耳畔聽到的是陣陣哀嚎、斥喝,此刻在他的心裡除了保護懷中的小主人平安之外,他已無其他念頭。

 

最後在長板橋上他見那熟悉的人影,「翼德!」

 

「趙雲!你居然背叛我大哥!」

 

趙雲沒有急著解釋反而策馬上前,將懷中的阿斗交付給張飛,「翼德快走,將公子帶到主公那去吧!」

 

張飛楞了楞,反射性的接過阿斗,「子、子龍,你真的沒反我大哥?」

 

「這裡就交給我,快走!」沒再與他多說廢話,趙雲又掉頭衝回了曹營。

 

憶及剛剛趙雲身上那已染紅的白鎧,張飛抱著阿斗大叫道,「子龍!子龍!」可眼見前頭蜂擁而至的曹兵,他知道要追上趙雲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子龍,你可要活著回來啊!」他向天祈求,而後便持著長矛大吼:「燕人張翼德在此,不想活的都給老子滾過來!」

 

在前頭本想清除橋附近的曹兵就想撤退的趙雲,卻不料迎面碰上了那個手持雙刃劍的藍衣青年,曹丕。

 

「我不想和不知名的小兵打,你是?」他毫無感情的盯著已滿是大汗的趙雲,當趙雲正眼看向他時,曹丕明顯的楞了下,可多久又恢復原來的神情。

 

趙雲微瞇著眼,軍人的直覺讓他知道這人不是這麼好對付,以他現在目前的狀況逃命才上策。可是他還是回答了曹丕,「常山趙子龍。」

 

曹丕聞言冷笑道:「趙子龍是吧!」他策馬上前,「有本事就來拿我曹丕的人頭!」

 

曹丕?是曹賊的什麼人?

 

聽到他的名字,幾乎是反射的想,只是此刻已不容許趙雲多花心思在這上頭,打起早已疲憊的精神集中注意在發動猛攻的曹丕身上。

 

曹丕七歲就熟稔騎術,而趙雲則生在近塞外的常山,因此兩人都是擅長馬上攻勢的人,原本還有些士卒圍在趙雲的身邊,可在兩人你攻我往之下,再也沒有人敢靠近。

 

好身手!

 

被震的虎口有些發麻的曹丕暗裡嘆道,想不到他還有這體力!趙雲銀槍一挑,將欲刺他右臂的雙刃劍震偏方向,在曹丕感嘆目前這名武將的同時卻不知這已是趙雲的最大極限了。

 

再戰個五、六回,趙雲已知再不撤退他的小命實在難保。

 

就在此時──

 

「勿傷我公子!」一道凜利而霸氣的刀風緊跟著虎吼而至,趙雲大駭閃過,一見來者,心重重的震住。

 

那個右眼帶上眼罩的人,不正是曹操身邊大將夏侯惇嗎?居然連他都到了!

 

莫非,他趙雲注定要喪命於此?

 

趙雲當機立斷掉了馬首往後就逃。

 

「休想逃走!」曹丕見狀自然追了上去並順手抽了一旁兵卒的弓與箭搭上。

 

「公子!丞相有命要活捉他,不得對他放箭啊!」

 

夏侯惇策馬追上前去的見曹丕的動作才想起早他一歨離開的公子並不知丞相的命令,只是,那枝箭在他話落的那一刻射了出去。

 

「嗚!」右後肩硬生生的挨了曹丕一箭的趙雲悶聲一聲,一個失去重心便摔落馬背,幸好一旁是個隱密的竹林,趙雲沒有多想便鑽了進去。

 

曹丕聽見夏侯惇的話將弓一扔,憤怒的回頭對他吼道:「如此重要的事,怎麼不早說!」不過最令自己生氣的是居然忘了去揣測父親的心,隨便想也知道父親一定不會放過這樣的人才,這下傷了他,自己在父親心裡必定會大打折扣。

 

我哪知道你真的會對他放冷箭啊!

 

夏侯惇見到曹丕的神準,暗想:真不愧是曹軍出了名的神射手,他的騎射果真在營裡沒人比得上!

 

「公子請回吧!剩下的交給屬下就行了。」

 

「哼!」曹丕對他冷哼一聲,不理會夏侯惇便下馬,領著不少兵卒進入了那片竹林。

 

「聽好了,丞相要活捉此人,不得有誤!」曹丕對屬下們命令道。無論如何,自己絕對要將這人給帶回去!

 

「是!」約三十來人的小股部隊應聲後三兩解散,他們認定趙雲已是強弩之末,所以並不將他放在心上。

 

而事實上也是如此,躲在遠處的趙雲坐靠著竹幹喘著氣。不消說他先前消耗的大量體力又丟失了銀槍,更重要的是右肩上曹丕的那一箭,讓他現在的右手連握拳都握不住。殺傷力大減的他只得用左手抓著他先前從夏侯恩那奪來的青虹劍沉下心關注著四周。

 

「快搜!」

 

趙雲隱隱約約的就聽見士兵們的吼聲及腳步聲,如果只是一般的兵卒他還不放在眼裡,怕的是如夏侯惇那樣的人……尤其,是那個自稱為曹丕的武將!他的雙刃劍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擋下來的。

 

過了約莫一盞茶的時間,聲音似乎已經消失了,他正感大鬆一口氣的同時一道銀光忽然自眼前閃過。趙雲一驚,連忙側身迴避,才定睛一看便不禁暗咒今兒個的運氣怎麼這麼背。

 

身穿著藍衣戰袍的武將略帶感佩的說道:「我不禁要誇你了,趙子龍。」透著粉紅的薄唇揚起一抹冷笑,右手瀟灑的揮動了下自己的雙刃劍,淺褐色的眸子因為興奮而轉暗。

 

趙雲面不改色的起身戒備著,才往前踏出一步,一股暈眩感便迎面而來。肩上那一箭讓他失血過多,清秀的俊顏蒼白無血色,不過他還是咬著牙穩住自己的腳步,緊握著青虹劍,腦中開始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

 

趙雲現在的模樣認誰看來都知道這戰連打都不用打,輸者一定是他,而一向眼光犀利的曹丕會不知嗎?他緊盯著仍在趙雲身後那枝尚未拔出的箭矢。

 

低沉的聲音輕輕響起:「我從來就不是君子。」

 

什麼?!

 

趙雲還來不及反應曹丕為何說出此話,那道藍影便朝自己撲了過來。

 

扣扣!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趙雲的思緒,他回過神朗聲的問:「誰?」

 

「是我,孟起。」門外的聲音聽來帶點疲憊。

 

趙雲楞了楞,心想:馬超?這麼晚了他還來找自己?

 

隨手披上了外衣便上前開門,映入眼簾的果真是在此借宿數日精神有些不濟的馬超,他關心的問:「馬將軍有事?你似乎精神不大好。」

 

「我……」馬超滿是內疚的說:「我……是來向你道歉的,關於那天的事……我不是有意要冒犯……我只是一時情急,所以……我……」馬超低著頭結巴的說,因為深怕他那天唐突的行為會引來趙雲的厭惡,所以這幾天他幾乎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

 

趙雲沉默沒有說話,馬超更加心急,「我……」

 

「馬將軍,你在說什麼啊?你做過什麼事需要向我道歉的嗎?」

 

馬超楞了下,「趙將軍?」

 

「請問還有事嗎?」趙雲微微一笑,事情過去就讓它算了,不僅那時已經揍了他一拳,更重要的是他們還要繼續共事下去,傷了彼此的和氣不太好。

 

「沒……孟起打擾了你休憩,告辭。」

 

「雲不送了。」趙雲並沒有看見轉身過去的馬超露出的一抹微笑。

 

※ ※ ※ ※ ※

 

八月末,諸葛亮得到了軍情──曹操派了大軍,準備西進,而領軍者是曹丕。

 

原本平靜的前線氣氛開始劍拔弩張了起來……

 

九月初,魏營校場

 

「屬下認輸了。」

 

寬大的場地上躺了一堆人,就算還有人站著也是氣喘虛虛的,場中央只有一位持著雙劍的藍衣武將還筆挺的站著。他看著那些被他修理的士兵們,朗聲的說:「下回再讓我看見你們訓練不專,軍法嚴辦!」

 

士兵們聽見主帥的這番話紛紛爬起身,他們心服的說道:「是!多謝公子賜教。」

 

一開始他們對這位年輕的將領並不服氣,因為他們大多是從夏侯惇、夏侯淵的手下轉進來的,見到年齡少原先將領許多的曹丕自然有些瞧不起,甚至在營裡還有人傳言他是因為父親是承相的關係才得以領軍的,可是經過剛剛的一場激戰,他們總算知道他並不是個有名無實的將軍。

 

「公子!」校場的一頭跑來一位傳令兵,他遞給曹丕依樣東西並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曹丕面色凝重的點了下頭,回頭便向士兵們說:「訓練時間到此為止,你們都回去休息吧!」語罷便往自己的帳房走去。

 

曹丕身後的士兵其實都不是一般普通的士兵,他們都是各各小隊的隊長,簡單來說都是每個小營隊的頭頭,他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一群人決心要為這位主將建立功勳!

 

可是回到營帳裡的曹丕並不如他的手下們那般士氣高昂,他看著錦卷上的字,露出譏諷的笑容。

 

父親,原來您在打這個主意……所以才命我領軍的是吧……

 

將錦卷塞進懷中,他低頭看著長桌上攤開的地圖,淺褐色的眸子直盯著圖上某一個城市,上頭寫的將領是……常山趙雲……

 

為什麼你當初不投降我曹,這樣我就不必與你在戰場相見。

 

曹丕搖搖頭,為自己剛剛閃過的念頭暗罵:曹子桓,大戰當前你卻想這些,你對得起魏、對得起父親、對得起手下的將士嗎?他是敵人!是我曹軍的敵人!而且這次……我絕不會再手下留情!

 

在萬里之遙的趙雲也在同一個時間看著軍情地圖。

 

曹子桓……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要見面了……我……不想再碰上你,真的不想……

 

下意識的,緊握自己這一年來從不離身的精細匕首。

 

一旁眼尖的馬超見到趙雲的動作,挨近他身邊低語:「怎麼了?」

 

「沒什麼……」趙雲將那個匕首放入裡襟內,這動作讓馬超起疑,因為趙雲的行為十分的寶貝這東西。那是哪個人送給他的?難道……是他的心上人?是哪個人有此之幸?馬超不禁怒火中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N0825 的頭像
SHON0825

小翔的萬年日誌

SHON08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