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長沙郡三十里的郊外,魏營主帥帳

 

十多位將領圍在長桌旁,他們全神灌注的看著放置在前頭的軍情地圖。

 

「我們的後勤線此次距離較長,為減少蜀軍偷襲的機會,所以必須速戰速決。」站在曹丕旁邊年紀與之相似的荀攸以朱筆在軍情地圖上他們的位置後畫上一條線,他回過身對主帥說道:「屬下建議留夏侯將軍在後以防糧草燒毀。」

 

曹丕贊同的點了下頭,他指著地圖中長沙的一處後方,「張郃,我命你領著部隊抄小徑斷張飛與黃忠大軍之後路,燒他軍糧。」,接著又對徐晃等人說明其自身任務,最後他對所有人說道:「你們的任務可都明白了?」

 

大多數的將領都點頭表示理解,唯有張郃及徐晃等人相互看了一眼,面有難色,卻不知該如何說。

 

這場仗很特別,曹丕所帶領的手下大多是名不經傳的將領,而盛名如夏侯兄弟的將軍其總數卻不出六人,實在令人大感不解。

 

「能不能攻下成都就全看我們的了,兄弟們可有信心?」

 

「公子放心,下官必將此事做到最好!」營帳裡的士氣高漲,對曹魏來說,這場戰爭的確是攸關他們是否能統一的重要關鍵。

 

「都下去吧!」

 

「屬下告退。」眾人語罷便退出帥帳,唯有……

 

曹丕偏過頭看著還留著的張郃,不禁問:「還有事嗎?」

 

張郃突然跪下,曹丕一驚道:「雋乂!你這是做什麼?」

 

「請公子將斷後之將換人!」

 

曹丕聞言楞了一下。

 

張郃再次說道:「丞相派屬下保護公子的安危,所以屬下想請公子將斷後之將換成別位將領,好讓屬下能跟在公子身邊。」

 

剛剛曹丕分配工作完後不禁讓張郃等人心驚,因為他幾乎將所有的人都派了出去,自己身邊反而沒有留下一個人。

 

曹丕上前拉起張郃,「張將軍請放心吧!只是張飛和黃忠這兩個有勇無謀之輩,無所畏懼。我身邊也還留有親衛兵,更何況這件事非得你辦不可,其餘將領尚無本事。」雖然自己將所有的將領都派遣出去,但不代表自己一定得跟這兩人面對面硬碰。

 

「可是……」皺著柳眉,秀麗的臉龐盡是倔強,他是少數幾個知道這場戰爭真正目的的高階將軍,只要想到這是某人出的主意他就不禁在心裡多咒他幾句。

 

「不要再說了,這對我而言只是第一個關卡,如果我連這一關都過不了,如何對得起父親對我的期望?再說我率軍的能力你也不是不清楚。贏,不是我們最大的目標,你難道忘了嗎?」

 

「但是,除了張黃兩人之外,還有馬騰之子『錦馬超』跟……」他想起那個在長阪坡上視死如歸的將軍,「常山趙雲。」

 

曹丕聞言卻豪邁一笑,「那不正好,我恨不得連諸葛孔明及關家父子都在場,那麼,這場仗就會更有意義了。」話是如此,只是他內心的苦楚有誰知道……尤其當他知道整個計劃之時……

 

「公子……」

 

「下去吧!我不會改變心意的。」

 

父親,您就對子桓這麼失望?您就如此中意子建嗎?既然這樣……那子桓就如您所願吧……

 

張郃並不知曹丕已然做了最壞的打算。

 

※ ※ ※ ※ ※

 

桂陽

 

深夜,趙雲一個人窩坐在城牆上,將懷中的匕首拿出來把玩,刀鞘上的雕花細緻華美,在末端又鑲嵌著一顆閃著淡藍光芒的寶石,絕對是一把價值不匪的匕首。

 

兩天前,黃忠、張飛兩位將軍已正式和曹軍碰頭,曹軍的攻勢之勇猛可能讓他們在短時間得不到什麼捷報吧!

 

趙雲抽出匕首,刀身泛著陰寒的冷光,他輕輕的撫著刀身,冰冷的感覺就像他記憶中那個人一樣。

 

我從來就不是君子。

 

想起他那天預警的話,趙雲不禁苦笑。

 

趙雲的左手繞過右肩緊抓著衣袍,他將臉埋在臂膀裡,緩緩閉上眼睛。

 

是啊!如果他是個君子的話,那他也不會被那樣「請」到曹營……

 

※ ※ ※ ※ ※

 

風穿越竹林間發出的沙沙聲,無疑的是增加這兩人之間肅殺的氣氛。

 

趙雲動作機靈的以青虹劍架住曹丕的雙刃劍,面前突然放大的俊容微微一笑,並對他稱讚道:「你真的夠強,趙子龍。不過……」曹丕加重了力道,趙雲的青虹劍剎一點就被震開,趙雲往後一退又突擊向前。

 

曹丕見狀側身閃過,右手一勾,雙刃劍的下刃直攻趙雲的右臂,趙雲大駭,急忙以青虹劍擋住,只是這一動作讓他疼痛難當,豆大的汗珠從飽滿的額頭滑過臉頰,最後從下巴滴落地面。

 

這場爭鬥就算是趙雲身體狀況良好也不會是曹丕的對手,因為他擅長使的是槍而不是劍。

 

兩人又短兵相接了幾回,趙雲因為體力消耗的關係,眼前早已模糊不清,隱隱見到銀光當頭劈過,他一咬牙,反正橫豎都是一死,所幸用盡全部的力量衝上前一揮──

 

「噹!」先是金屬碰撞的聲音,之後見到一把武器飛了出去,最後插在泥地上。

 

曹丕睜大眼不敢相信,倒在地上承受另一名成年男子的重量。他根本想不到這對他有利情勢居然大為轉變,因為那股強大衝力的關係使他整個人仰躺在地上,而趙雲也順勢壓在他身上,削鐵如泥的青虹劍正抵在他頸項。

 

怎、怎麼會……

 

「呵……你輸了,曹丕……」趙雲喘氣笑道,他也沒想到這破釜沉舟的一擊竟是他獲勝了。

 

這傢伙!

 

曹丕憤恨的瞪著他身上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N0825 的頭像
SHON0825

小翔的萬年日誌

SHON08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