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應該就是當年停下的部分了,這篇之後就是某應該要填的地方,之前本來想說發過的就全放一起,可是……字數多到出乎某的意料……可見當年某的愛多大啊<煙>
而且看到這裡才想到,到這兩人可真是一點親密的舉動都沒有啊~多清啊~<暈>

桂陽

馬超走到城牆,看見窩坐在角落的白衣武將,他不禁放輕了腳步走上前去,「子龍?」

只是趙雲不知在想什麼,居然對馬超的問話絲毫沒有反應,於是馬超又再喚:「子龍?」

「呃……什……什麼事?」終於回過神來的趙雲尷尬的抬頭看向馬超,「抱……抱歉,剛剛在想些事情,所以……」

馬超帶點寵暱的笑了,他坐了下來,「你是在擔心長沙郡嗎?」他一直在注意趙雲,自然也知道趙雲因為與曹軍交戰的日子越近,他的心神也越不寧的事。

「嗯……」他沉痛的閉上眼,曹軍包圍長沙郡已經進入第七天了,長沙郡本來的青壯人口就偏少,退守在長沙的蜀兵又以殘兵居多,加上上一場對戰被張郃燒毀了大半的糧草,更不用說長沙四周可運糧的商道幾乎被曹軍截斷,長沙被攻破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了。

馬超見狀安慰道:「放心吧!關將軍和軍師要來支援了。」

「什麼!」趙雲吃驚的瞪著馬超,「軍……軍師要來?」

馬超點點頭,「是今早的會議報告的……啊!我忘了,你到校場去了。」

「是嗎?軍師要來了……」趙雲轉頭看向前方。

如果軍師來了,那曹軍……那那個人……多保重了……

※ ※ ※ ※ ※

曹丕十歲便上戰場,由於長年跟隨著父親征討自然也承繼父親的軍事想法,一向重視軍情的蒐集。

三天後,諸葛孔明和關羽將軍來到了長沙,蜀軍的士氣為此而振奮,而就在兩人到達的那天晚上,曹營的主帥帳裡也收到他們到達長沙的情報。

「終於來了……」看著手上的軍情,曹丕露出一抹淺笑,揉揉太陽穴,「這下……成功了……」他緩緩的說完這句話後便闔眼倒在桌上……


「父、父親!」距帳房不遠處,曹丕不敢置信的大叫:「您要我……」他咬著牙說道:「子桓做不到!」沒想到父親居然要他……一定是該死的子建出的主意!

「做不到?」曹操甩了下手,「那你就沒資格做我曹操的兒子!」

沒料到會聽見父親這嚴厲的話,曹丕倒抽一口氣,向後退了一步,他睜大眼睛看著自己一向最敬重的人,他簡直不敢相信,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人,父親居然對他說出這種重話。

站在一邊的曹植冷笑,他不禁要感謝趙雲,要不是他,他恐怕還不能這樣打擊曹丕呢!

那一雙漂亮的淺褐色眼眸露出悲痛的神情,腦中回蕩著剛剛曹操說的話。

沒資格做我的兒子……沒資格……

察覺到自己的話說重了,他上前拍拍兒子垂下的肩,緩了語氣說:「桓兒……我知道你做得到,所以我才會對你有所期待,你知道嗎?」看著曹丕似乎又重新恢復自信的眼眸,他說:「他確實是個人才,我把這個人交給你,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好消息。」

「父……父親……」曹丕點點頭,「孩兒,會負責說服他的。」


從縫隙射進的陽光喚醒了曹丕,他呻吟了一會,才睜開眼睛。

剛剛,他又夢見了……那時在營帳外的對話……

「公子。」帳外傳來一位年輕男子的聲音。

「進來吧!」曹丕整整衣裳坐正身子,見到來者,「荀軍師有事?」

荀攸道:「長沙郡內的探子回報。」

「快說。」

「據報,長沙郡的存糧最多只能再撐七天的時間,公子認為?」

手指敲了敲桌面,曹丕沉思了一會,最後沉聲的問:「子文跟子建那呢?是否有消息了?」不管他這裡做什麼決定都得以曹彰及曹植那邊的進度為基準。

「目前還沒有,不過近兩天應該就有消息傳來。」荀攸看了看曹丕的臉色,他關心的問:「公子身體是否有些不適?要不要請軍醫……」

曹丕右手半舉,他微笑道:「軍師您多心了,子桓沒事的,如果那邊有消息,還請軍師盡快告知。」

「這是屬下的職責,請公子放心。」荀攸彎了身子,「屬下告退。」

曹丕聞言起身,「軍師慢走。」

「公子多禮了,告退。」荀攸說完便走出主帥帳房,待不見荀攸身影的曹丕,身子一陣搖晃,他傾身向桌面用手支撐著。

他微喘著氣,像是在平撫什麼的閉上眼。

無論如何,一定得把這件事情辦好,不管子桓最後會怎樣!就算是死在戰場,能助父親得天下那也足夠了。只要能得到父親你的認同……要子桓做什麼都可以……是的,做什麼都可以……

※ ※ ※ ※ ※

才剛到達了長沙,趙雲馬上就被諸葛亮喚去,「軍師。」他站在諸葛亮的房間外喚道。

「進來吧!」

趙雲聞言便開門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似乎在一夜間老了幾歲的諸葛亮,他走上前,「軍師有什麼需要雲幫忙的嗎?」

諸葛亮拿著軍情報告,用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趙雲,最後緩緩的說:「如果……統一的時間近了,你會作何選擇?」在蜀中就只有趙雲和他的波長相契,所以他不想瞞、也瞞不了一向心細的趙雲。

趙雲楞了下,「軍師?」他不懂為何諸葛亮會突然對他說這些。

諸葛亮搖搖頭嘆了嘆氣,開門見山的說出找他來的目的:「趙將軍可有把握將曹丕活捉嗎?」

趙雲心一驚,「這……這……」

「在這的將領中只有你能應付了他,關將軍因為張將軍的關係無法定心,他也不可能有這本事,至於馬將軍……要他去對付冷靜多謀的曹丕,老實說,有難度。張將軍和黃將軍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我只能拜託你了,趙將軍。」如果此事成功,說不定可以……

趙雲心中猛然感到一陣刺痛,他咬牙將這異樣的感覺壓下,沉重的點了下頭,「雲……自當盡力而為……」說真的,能否活捉曹丕,他是真的沒有任何把握。

「多謝了,趙將軍……」

「雲告退。」諸葛亮點了下頭後,趙雲便離開房間。

看著灑著紅暈的天,趙雲緊握著拳頭,他越來越搞不懂自己,明明他就是敵人,為什麼自己總是不想正面碰上他……自從離開曹營之後,他自認對曹魏的觀感依舊沒變,甚至因為那件事的關係令他……可是只要對上的人是曹丕,他就……不只是因為他曾救過他,更因為那一雙曾經在他面前痛苦掙扎的淡褐色眸子……

『……各為其主……』

憶及當時的話,那個隱隱的刺痛一直在自己心中揮之不去,那時不該去招惹他的……應該在那時就掉頭離去的……甚或是……在那時讓他殺了自己……

「子龍!」耳邊突然一道驚慌的聲音將他瞬間拉回到現實,一張擔心不已的俊容在自己的面前放大。

「馬……孟起……」

原來是馬超打聽到趙雲到諸葛亮這裡所以才跟隨了過來,卻不料在諸葛亮房門前瞧見呆楞的趙雲,同時注意到……

馬超緊張的抓住趙雲的手,「你怎麼了?你看,你的手!」

趙雲這時才發覺自己的手心傳來陣陣的痛感和濕黏的感覺,原來在不自覺的,他的手指刺破了他的掌心,他看著自己的掌心,一滴滴的鮮紅彷彿是從內心深處流淌出來一般……

將趙雲受傷的手緊緊包在自己的掌心內,馬超低聲溫柔說道:「別讓我擔心,好嗎?」

趙雲睜大了眼看著他,那一瞬間,他對馬超的舉動感到生氣,因為這動作讓他覺得馬超是否將他當作女人看待,可看到馬超一雙誠摯的眼,趙雲不禁換個角度想,氣也消了……這個人總是對自己這麼的關心,他不是木頭,真的,他都懂……只是……

「去找另一個值得你愛的人,雲不值得你這麼做。」他抽回自己的手,之後轉身離去。

突然失去實體的感覺讓馬超感到愕然,他輕握著手,尚能感覺到不久前的溫度和些微的濕意,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看著他已離去的白色背影,近乎金黃的眼眸流露出內心的渴望,最後不禁喃喃的自語:「除了你,還有誰值得呢?」馬超不僅在自問,也在問天……


長沙郡外

曹軍再度來犯,只不過跟比上回比起來,今回蜀軍的陣容更加堅強,因為在五天前趙雲軍團與馬超軍團相繼來到。

關羽為弟報仇心切,早已出關,而馬超也在半個時辰之前領軍向位在北門的張郃軍碰頭。

尚留在城內的趙雲跨上自己的白龍駒,一身的白色戰袍、手持長槍的他顯得威風凜凜,他轉頭對著一旁的諸葛亮說:「軍師,我走了。」

「一切就拜託你了,趙將軍。」

趙雲點點頭,一夾馬腹,白馬嘶鳴一聲便邁步向前奔去。

看著那白色的背影,諸葛孔明將蜀漢的未來全寄託在他身上。

抬頭仰望著天空,幾刻鐘前還炙熱的陽光如今被一大片濃厚的烏雲所籠罩,灰濛濛的天就像是趙雲此刻內心的最佳寫照。

這回諸葛亮佈下了幾個陣,再加上關羽軍牽制住了徐晃的大軍,而馬超幾乎殲滅掉張郃右翼,曹軍的攻勢並沒有前次來的輕鬆,甚至可以說是艱辛。

那時看了地圖,心中便料定敵軍必會在此放上一支部隊,只是他那時沒想到這支部隊居然會是……

墨黑的眸子看著前方不遠處的藍衣武將,他的身側兩旁各別放了一把長劍,只有趙雲知道那其實是一把雙刃劍。

長槍一刺,將一名欲襲擊的曹兵刺落馬,他穩住身下的白馬,佇立在微高的坡地上。周圍的士兵見到那個一馬當先的白衣武將,腦海中就直覺浮上一個人的名字,常山趙雲。

「保護公子!」親衛兵大吼,將主帥圍在中央。

曹丕自然也瞧見趙雲,只見他用右手將左側的長劍抽出,把劍鞘丟至一旁,將長劍的把手敲擊仍掛在右側的長劍,兩端的把手穩穩的接合在一起,緩慢的,彷彿泛著淡藍色冷光的劍身逐漸脫離墨黑色的劍鞘。

這是他領軍戰事之後,第一次使用他最拿手的武器。

右手輕輕一劃,右側的劍鞘也隨之落地。

看見那熟悉的身影,趙雲心中無比複雜,他們第一次見面也是同樣的場景,不同只是今日身後不是曹軍,而是他所帶領的士卒。

冷漠的俊容沒有任何表情,只有那一雙褐色的眼睛在趙雲出現的那一刻有過些微動搖,之後又是冷冰的眼神。

這次,我不會再手下留情!

我不能再猶豫,他是敵人!

相似的念頭掠過兩人心中,幾乎是同一個時間,兩人策馬朝著對方衝了過去。

清脆的敲擊聲在兩人之間響起,而身邊在兩位頭領廝殺的同時兩方的士卒士氣大振,曹丕軍與趙雲軍正式交戰。

一時間,嘶喊、怒號、慘叫聲不絕於耳,失去靈魂的軀體一具具的倒下,鐵蹄下踏的是已經呈現暗紅色的泥塊。

隨著時間的飛逝,趙雲的白色鎧甲早已染紅,而曹丕也好不到哪裡去,大塊大塊的暗紫色散落在他的胸前、雙腿及披風上,兩人身邊的人越來越少,快用盡體力的曹丕瞇著眼決定先下手為強,揮動著雙刃劍直取趙雲的左胸。

「子龍!」

這危急的場面讓正趕來欲支援趙雲的馬超瞧個正著,情急之下,奪了副將的弓箭就往藍衣武將的方向瞄準而去。

趙雲敏捷的一勾長槍,震開了雙刃劍,手腕一轉,大吼一聲,銀白的槍頭往曹丕的左肩而去。

就在此時──

「呃……」怎麼會在這時候……

一股要命的暈眩往曹丕席來,身體尚來不及做出反應,左肩和右臂幾乎是同一時間中了一槍和一箭,只覺得火辣的劇痛不斷傳來,隱約,他似乎聽見了張郃及徐晃的聲音……眼前的白色也越來越模糊……

看到這一幕的趙雲倒抽了一口涼氣,耳邊已不聞四周的吶喊聲、眼裡已不見其他人的存在,天地間彷彿只有他、只有從他身上流出的紅色體液。

為……為什麼?槍頭刺進人體的感覺他不是早已熟悉了嗎?為什麼現在他的手還會顫抖?為什麼?這一槍他應該躲得了……躲得了啊!

心臟彷彿被撕裂成兩塊,難以言喻的的痛從深處擴散出來,不自覺的,趙雲將長槍一抽。

「嗚啊──」曹丕慘叫一聲,倒勾的金屬將一塊肉狠狠的撕離他的身體,座下的絕影受到了驚嚇,抬起前腳嘶鳴一聲。

「曹子桓!」

就在曹丕順勢自馬背上摔下來的那一刻,趙雲終於知道他為何不願碰上曹丕,因為他不想見到曹丕死在他面前……

這時騎著駿馬,金甲的西涼戰神如風一般上前,高舉著長槍,「去死吧!曹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N0825 的頭像
SHON0825

小翔的萬年日誌

SHON08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